从辛亥革命到第三次工业革命,去中心化之路到底有多难?

我面前放着一杯热饮,它闻起来像咖啡,它看起来像咖啡,味道也像咖啡。但是对于咖啡爱好者来说,他们会对这些东西不屑一顾。为了方便,我喝的是三合一的即食咖啡。对真正的咖啡爱好者来说,这意味着“不可控”。糖、牛奶的量都会影响到咖啡的口感。而你唯一能掌控的就是水温。然而,在数字货币领域,我们大多数人都欣然满足于三合一的选项。

Facebook,亚马逊和谷歌等在线应用程序将用户界面、代码和数据捆绑到一个易于使用的应用程序或网站中就像三合一咖啡,大多数用户选择使用这种便利时,也选择了缺乏控制。大多数软件和运行的所有数据都存储在云端,更糟糕的是,许多公司甚至都没有运行自己的云计算系统。以号称占据了互联网四分之一流量的Netflix为例,它搭建在由亚马逊网络管理的服务器上。控制用户的数据为这些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力和巨额利润。你可以离开并转而使用其他服务,但是你怎么处理过去上传的照片呢?怎么处理视频呢?我们在网络上停留的时间越长,离开的成本就越高。

这就是我们需要区块链技术的地方。理想情况下,通过分离界面(如数字钱包),代码(如去中心化应用)和数据(如用户的输入),权力应该回归到用户手上,他们为当前中心化数字巨头的形成做出了巨大贡献。区块链的理念是,让用户决定他们如何使用他们的数据,如何共享他们的数据,以及他们应该获得多少补偿。单个用户在数据方面的价值并不高,但如果每个用户都可以选择如何操纵他的数据,用户就可以形成一个有影响力的新势力。此外,由于是去中心化的程序,用户跟用户之间可以直接互动,而不需要经由囤积大量用户数据的第三方公司。

你是否感觉似曾相识?去中心化的服务,又被称之为点对点服务,在互联网早期曾经火过。Napster就是那时候最受欢迎的服务之一。但那时还没有人想出如何建立一个强大的、去中心化的、开放的、不可纂改的数据库;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但是,2008年,比特币白皮书的问世改变了这一切。

虽然构建合适的工具和应用程序来打造一个去中心化互联网需要时间,但这远非去中心化进程中最难的部分——重写现有机构的秩序才是最难的部分。区块链不是由中心化管理员负责的,而是由社区进行治理的,并就其不可避免的问题达成共识。比特币现金硬分叉的案例清楚地表明这样一个事实:共识很难达成。在没有明确的共识时,可能会发生灾难性的结果。维护区块链的矿工、加密货币使用者、投机者等利益并不总是一致的。

但尽管看起来很困难,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从业者们正在去中心化的道路上不断前进。过去去中心化的尝试失败了,是因为缺少经济激励。而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正好为维持去中心化的生态系统提供了经济动力。过去,研究人员开发出协议后,由非营利组织进行维护。这就是为什么互联网层之上的万维网是一个协议少但应用程序数量众多的时代。使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我们将见证无数的协议和无数的应用程序的诞生。金钱总是使问题复杂化。当互联网开始广泛采用时,资金不断涌入,商业利益的分歧使得寻求共识变得更加困难。与其创建协议,工程师们宁愿去构建有利可图的应用程序。谁能责怪他们呢?

许多去中心化项目(特别是那些不是骗局的项目)试图通过加密货币来构建经济模型。通过数字货币来激励参与者加入一个去中心化组织,取代现有的中心化公司。这种机制可以让所有的参与者收益,以更加公平的方式分享利润。

20世纪初,辛亥革命结束了持续了几个世纪的王朝统治,消灭了清政府。这场骚乱中诞生的中华民国,其目的是成为一个代议制民主国家,并让孙中山担任第一任总统。然而,孙中山最大的问题在于在王朝统治下成长的他并不理解民主的真正含义。他们不理解投票的重要性意义。根据一则轶事,孙中山过去曾前往一个小镇视察镇上的市长选举,他发现当地的选民收取贿赂,出售手中的选票。甚至有些人随机投票,完全不理解投票结果将对民主产生的影响。中国以前从未经历过民主,民主这个概念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他们不明白手上选票的重要意义。今天,在美国,我们面临同样的问题。在发达国家中,美国是选民投票率最低的国家之一。选民认为他们的投票不会对最终结果产生影响。

政治体系面临的问题正是去中心化所面临的挑战:用户需要激励来参与事件。对于加密货币协议而言,加密货币本身就是一种奖励。只要加密货币具有一定的价值,就对用户有经济激励。

此外,目前几乎所有区块链项目都缺乏治理体系。正如民主需要法治和权力分立等基本概念,大多数区块链项目也需要在争议的过程建立相应的机制以及制定决策过程的宪法。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在治理方面也没有提供指导意见。

追求去中心化是一项长期的事业。现有区块链结构依然是相对中心化的。比如比特币挖矿集中在中国,比如90%的比特币集中在少数地址上。

那么我们应该放弃实现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吗?

我认为答案是“不”。我们这一代人,不管是国家之间还是国家内部之间,都存在极端的不平等。在治理方面,瑞士模式也许具有指导意义。瑞士是一个保障最低生活质量的发达国家。所有瑞士男子必须义务履行兵役。瑞士公民高度参与国家事务。针对某些事项,瑞士议会需要满足最低程度的全民公投才能立法。

考虑到去中心化互联网的分散性和利益相关方的非同质性,遵循瑞士模式比较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放弃朝着正确方向迈出步伐。我们反复看到,在管理松散的商业化技术公司中,影响力的集中是如何对物质世界产生严重影响的。作为人类,我们有责任让所生存的世界变得更好。去中心化可能只是第一步,但我认为这是必须要走的路。

来源:海外区块链媒体Altcoin Magazine,OK区块链商学院合作媒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