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开:产业Token模式设计的道与术

叶开|汉拓云链创始人
传统产业大部分都是价差模式,即采购原材料、制造、投入、产出产品、销售,赚的利润是成本与销售之间的价差。在移动互联网以及工业大制造的产业趋势下,传统产业尤其是服装、化妆品等行业都进入到微利时代,甚至有一些企业在融资或烧钱的情况下,已经是“亏钱也要打”了。

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到底怎么解决可持续性和生存的问题?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去找一个新的、除了价差模式之外的、一种即使亏钱也能赚钱的新模式。那么这个赚的钱从何而来?

1.一个转变:从价差到内生价值

它不会来自于价差,而是来自内生价值。也就是说,你做的事情本身会内生重大价值,而不是依附于成本投入和销售产生的价差。所以,如果我们要摆脱微利时代,就要摆脱价差,进入到内生价值。这就是产业区块链的核心逻辑

在围绕传统产业的产业资产方面会有三个方向。

1)首先是数字化,你要通过区块链实现资产上链,要把资产数字化。只有在数字化之后,才可能在这个基础上再来做数字资产的标准化协议,也就是Token的标准,包括传统产业资产怎么样去鉴定,怎么样确权,然后变成什么样标准的Token。比如说你是ERC20还是,ERC721,还是符合STO标准,这些可能都不一样。

2)在这个基础上再来做共识。共识实际上就是一个产业的共识,也就是产业的数字可信标识、数字信用体系。这个信用体系可以用来进行支付和流通。

3)同时在这个基础上,要达到产业的经济生态,还需要考虑把数字资产的交易投融资流通,通过智能合约来进行激励和拓展它的深度。这是我们在讲经济生态。

作为一个传统企业来讲,主要是这三个方面:资产、交易和金融。

1)资产。刚才我们也讲过,包括很多产业资产的分类标准协议等,要怎么样去上链、确权、做许可发行。

2)围绕着资产,有数字资产交易,交易合约、智能合约、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同时也存在数字货币交易所跟传统产业未来合作的产业板的可能性。

3)金融。涉及到稳定币、传统产业里面的票据,信用证,或各种权重的证券化、份额化,以及金融的资产权益,资产化之后的各种金融产品、衍生产品。

要做产业区块链,首先需要想清楚我们的资产到底是什么,而不是总想着要产出什么产品,如何控制成本,怎样去赚更多的利润。首先要回到根源——你的资产到底是什么?你的资产会不会成为一个有内生价值的数字资产?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这也是传统产业在了解区块链的时候,恰恰会忽略的问题。他们往往会想:“如果拿区块链结合我现有的业务,比如最常见的供应链金融等,是不是可以达到一个什么效果”。

这忽略了从根源去想资产的问题。资产的问题在于,你的资产一旦变成数字资产,会不会有内生价值?产业区块链的核心就是要去寻找,产业里的资产、业务的内在是否存在更多的或者没有挖掘出来的内生价值。

2.产业区块链的两个核心:共识与Token

共识指的不是资产层面的、微观层面的、业务场景层面的共识,更多的是一种产业的价值协议。

比如说新零售、新消费产业,包括餐饮、电影院、健身、整形美容、绿色食品、宠 物、社区养老等等,这些产业的核心并不是说他们做的事情,而是它背后体现出来的、对生活方式、品质、价值的一致性认识。这种共识一定要达到这种高度,才有可能使这个产业形成协同和共享。否则在产业链里面,每个企业有大有小,在产业链的位置有前有后,规模也不一样,对资产的认知是有区别的,很难形成共识,所以一定要往上拔高,到一种更高的层面。

如果要讲Token,那首先就要讲资产,我们围绕着产业区块链的应用,把传统产业的资产分成几类。

一类是生产资源类资产,这个非常有特点。比如土地,果树,种畜等,这些是生产资源,它们可以生产出消费类产品,有一定的稀缺性,而且会不断衍生出各种产品。

一类是消费产品类资产,也就是我们平常说的产品和商品,比如品牌、IP内容等,这涉及到需要思考零售价格对应的token价值的问题。但又因为,我们需要让token有溢价,有增长的空间,所以就一般不着眼在这种消费产品类资产上。

一类是效用类资产。这指的不是证券类,而是效用类,往往是关于用益物权,功能访问,投票等。

一类是证券类资产。是目前比较流行的STO所对应的资产,我们也把它叫做权益收益类资产。比如固定收益类,收益权,或者资产化收益和权益之后形成的产品。

在传统产业里对资产进行token化的时候,实际涉及到很多问题。

近100年的企业经济发展中,金融资产有了几个非常大的变化,多年以前,首先出现的是债券,也就是资产负债,即承诺在什么时间点给什么人多少钱;几十年后出现的是股票,是一种权益的凭证。现在第三个阶段会是什么?我们认为是token。

这种token到底是股权呢,还是比股权更前进了一步?是所有权,又或是一种什么凭证?我们把这些Token按照资产形式分了几类:

1)基础性资产,可能是作为一些资源类的产品,或是实物的资产的形式存在的

2)流动性资产,即在交易和买卖基础性资产的时候,会有一些订单,有合约、票据、应收账款、支付结算,这是流动性资产

3)金融性资产,包括在银行的贷款、金融负债,还有收益类、权益类的衍生品(比如针对订单合约的未来收益期货和期权等衍生品),我们把它叫做金融性资产。

4)对于产业区块链和Token来说,还存在新的一类——智能合约资产。也就是说,这是基于智能合约的Smart Token,是通过合约约定的一个衍生品。比如说,我们对某一种技术性资产或者流动性资产在未来3到6个月的增值收益,然后我再做个夹层,接着进行一定比例的分配,这就是智能合约资产。

5)功能型代币比较好理解,它包括我们前面讲过的稳定币、支付结算、账户功能访问等。

3.哪些产业更适合用区块链升级?

我们在把传统产业进行产业区块链升级,或者做收购资产创新的时候,会发现,并不是目前所有的传统产业都有必要性、紧迫性来这样做。我们列举了一些必要性,其中有几种情况较为重要:

·去中介化:产业内中间渠道非常多,需要去中介化;

·建立共识:产业里面有大大小小的企业,杂乱无章,不存在有序的产业序列和模式,它们就很难因为利益聚合在一起,这个时候就需要去建立共识;

·共享模式:即如何做到资产和价值的共享,从而一起将产业做大,比如大家都了解的增值税发票的问题。

·高价值资产:往往高价值的资产变成数字资产后价值会变得更高。

·稀缺性:如果只是以价差模式去卖产品,就只能赚取热销带来的利润,但是这并不能把稀缺性变成一种可以共享、投资、带来增量价值分享的东西。实际上这只能通过产业Token来做,目的是将这种稀缺性,变成一个可投资和货币化的资产。

·支付类:一谈到支付类,往往都会想到稳定币或者支付结算,这是大家比较好理解的。

·信息成本高、数据保真:上链之后的数据是可以实现保真、不可篡改。

·价值交换:通过产业Token、产业区块链来形成产业内的资产价值交换,而不再是通过法币。这可以有效降低资金成本,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

·赋能个体:即,怎样让我们整个产业链里的员工、从业者、每一个参与的个体,都能够去分享产业的宗旨、利润或价值,这只能通过产业区块链和Token来实现。(我们认为,Token是物权,但不只是所有权。因为所有权是有一定局限性。后面会跟大家展开说明。)

并不是所有的产业都需要马上去做产业区块链,或者马上去做数字资产,因为有些根本不需要;只有一些具有必要性的产业,如上列举的典型几种,才需要通过产业区块链或者数字资产来进行升级。

4.产业区块链的五个要素

产业区块链涉及产业、产业链、共识、Token、市场等五个要素,对其运行的规律,可以总结为“五个一”:

首先,一个产业只能建一条产业链,谁先进入,谁就有优势。

其次,因为一条链里面只有一个产业共识,这相当于目前这一产业的产业标准、产业协议以及共识产生的机制,还有其中的激励、惩罚、价值共享等。所以,谁先建立标准协议、产业共识,那么谁就会有一定的话语权(但不会有绝对的控制权)。

再来,一个产业共识要建立一个Token。当然,这个Token可能是一个组合,而不会只有一个。但是产业区块链的核心Token一定是跟共识相结合的。这个共识的作用是什么?可能用来做激励,用来在产业链里面做信用支付,用来做价值共享分享等等。所以,在一个产业共识的基础上,需要有一个产业的Token建立出来。

此外,针对一个产业Token,我们需要去建立一个产业的交易市场。这个产业交易市场跟数字货币交易市场是不一样的。我们最近在跟一些国家背景的机构,围绕着“一带一路”、人民币出海、大宗商品交易等问题做交流,常常提到这一点。那么应该如何建立呢?一种可能是,产业自己建立自己的数字资产交易市场,对传统产业的数字资产进行认定、确权、发行和交易对、融资等,从而构建整个生态体系。当然也存在另种可能,即一些初步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来跟传统产业、平台公司去做产业板。这个产业板指的就是数字资产的交易对。

对于一个产业来讲,产业token实际上就是产业数字资产的交易市场,是与当前产业的现货交易市场、期货交易市场相互配合的。这里面有非常巧妙的一些东西。它不再是空气,它是和实物资产相对应的数字资产交易,在这个交易里面,如果市场拔得非常高,那就可以用实物去把泡沫消掉。比如,如果有人砸盘砸到低于现货价格,那现货交易市场则可以回购进行兜底。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生态体系,和空气币完全不一样。

另外,一个产业交易市场会教育一批投资人。这批投资人不是数字货币市场的韭菜,而会是产业参与者、产业投资人。因为他们懂这个产业,所以才会持续做长久的投资。例如目前比较流行的STO,它慢慢地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如果要把证券类资产Token化的话,需要进行资产发行,要有标准协议,要对投资者进行注册,政府或者是产业协会要进行监管。基于此,会有一个STO的发行标准,还会有专门的牌照交易所,也就是所谓的STO交易所,来进行证券类Token的交易,就可以通过法币来交易数字化的资产。

而实际上,在产业数字资产交易中心,是可以通过法币来交易数字化的资产的。比如说,像我们在做农产品区块链的时候,例如苹果,实际上你会发现,产业的数字化资产,比如区块链上的一个苹果,和你在水果产业的电子交易中心的交易是非常贴近的。

一个是现货,一个是数字资产,这相当于期货加期权,二者之间就会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配合。而且在政策上在各地比较好接受,它相当于是用区块链技术,来做升级和创新的现货电子交易中心,因为以前的这种交易中心正在被清理整顿,反而是T+0、连续竞价等在政策上不被允许基于区块链做创新。 
 
5.Token经济模式画布

我在《Token经济设计模式》里面提到了一个Token设计的、类似于商业模式的画布工具,其中分成八个角度,可以把它总结成一个顺口溜,叫“八个一”。

第一个是“一句话”,对应的是战略定位,也就是,你这个产业Token做的到底是什么事情?比如一个内容产业的Token,这就与书的内容创作,内容创作者的权益货币化有关,当时我围绕着Steem社区做了一个案例。

第二个是“一个人”,如果要做产业Token,你就一定要针对你的客户细分。要知道你的客户群体是什么。客户群体有可能是你的消费者,也有可能是你的生产者和创作者、参与者,要对这些人做一定的分析,然后找到他们的特点和诉求。

接下来是“一幅画”,实际上对应的是非常关键的入口场景,产业Token是有核心场景的,是可以吸引流量,吸引Token所对应的价值进来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内容创作里面,有创造发行和货币化,有读者在阅读的时候消费、打赏、投资内容、收益分红。你要用场景把Token带动起来,要把Token的价值衍生出去。

第四个,是“一个数”。这比较特殊一点,即我们要去考虑,把我们的资产价值用一个什么样的量化的数或者指数表现出来。量化的数或者指数,实际上对应的就是Token的价格,换言之,产生的机制。

接下来“一个共识”,每个Token对应的共识算法是不一样的。比如内容产业,它创建了一个内容价值协议,那么它就会有一个对内容价值的一个产生的模型。

在这个基础上发行Token的时候,有“一套治理”,我们叫“结构治理”。比如说,是一个Token,还是双Token。比如说我们在做内容价值这个案例时候,做了一个功能型的token,是访问型的;又做了一个权益类的token,是可以来投资分红的。这些都是一些细节。

“一个经济模型”,“一套运营”:整个的token还是需要有模式运营的,比如运营社区、社群、内容的书友会、交易市场、IP的衍生品交易市场等。

以上是整个产业Token涉及到的几个方面。
当然,大家可能会有疑问,因为如果对每个产业都这样去分析,实际上是比较复杂的,并不是每个传统产业的人都能够了解这些,或者掌握这种方法。

6.不同产业不同交易结构下不同的Token模式

从交易结构来看,我们把大部分产业分成十大类。不同交易结构分类下,不同的Token设计策略

· 比如说货币类,大家可能比较好理解,包括稳定币、小额支付、支付结算等。

· 资产类这方面,前面也讲了很多,包括实物资产,或者实物资产对应的不同的资产收益权等,它的销售、投资、采购、生产、消费都围绕着这些资产来进行。

· 积分类一般是零售行业较多,因为大部分的这些企业都会用积分来激励消费、老客户的维护、促销等。但是传统产业做积分做得并不好,因为大家可能也早已知道,积分已经成为鸡肋了。天天买东西都会产生积分,但又感觉没有用处。

在消费积分区块链这方面,我们前前后后设计了约一年半,我们设计消费积分这方面的过程基本上都涉及到位了。后面有一个案例会简单讲讲:不能去从积分入手,而是要把积分对应的一些权重或收益Token化。这样一来,大家能够共享到这种价值,而不是简单的“我消费,你给我积分,然后再用积分去兑换”,它还可以进一步进行投资、分红、分润,这就好比矿机、储存类硬件的例子。

· 溯源类。两年前我们在做农产品区块链的时候,一扎进去就开始做溯源,做了半年,才发现溯源是个伪命题!On-chain之后是没问题的,但是你永远解决不了Off-chain下面的问题,所以溯源是可以来做数据的,但是不能把它当做一个根本。

· 数据类。现在有一些在做数据的Coin,但是现在做的往往是对数据进行买卖交易。我们在数据模式里面需要设计什么呢?要去对数据进行确权,确权之后进行价值货币化和资产化,然后进行投资和增值。我们在前面提到的内容的小案例中说过,这不只是简单的买卖内容,而是创作者、参与者、策展者、投资者、消费者都能参与的共享价值。

下面再分享一个案例,让大家有一些感性的理解。

· 服务类。很多企业在跟我们交流的时候,比如会讲到他们是做养老的,然后问我们,服务行业的Token该怎么设计?实际上,我们在分析的时候也详细讲过:不要从服务的场景去想,比如预约、排重、交付、支付、反馈等——而应该考虑服务,它的核心是一个服务合约。

服务合约的核心主体资产是什么?首先,要看你的服务内容。很多行业的服务内容是跟生活方式相结合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把交易结构拆分完后,就会有非常有意思的一些环节,其中有服务需求者、服务提供者等等。

在这里面,我们怎样去结合智能设备,比如类似于矿机这种智能设备,来对服务合约里面的服务主体、服务需求者、服务提供者进行量化。在这个基础上,又应该如何设计服务合约的指数、金融衍生品等。
这就是服务类Token需要去解决的问题,我们在书中做了详细的分解,非常有意思:可以用一个智能设备,把一个养老服务的主体,比如说将老年人的各项指标数据化,数据化之后,这种token的拔高共识则是健康长寿,基于这个,我们再去考虑如何将这些数据其转化成健康指数,如何围绕着健康指数来进行总体的设计激励,而且还可以对自己的健康进行投资等等。我们可以去做很多这方面的设计。

· 粉丝类,也就是文化娱乐。这种交易结构主要是,怎样把核心的IP主体资产化,之后再来进行什么样的投资。投资行为可能包括购买门票、衍生品、时间等,这些对象都可以形成一种金融类的资产,或者是智能合约。

· 地产类。大家可能也了解到,最近美国的STO,大部分是以房地产的固收类产品来做Token的。前两天德国监管机构又批准了一个房地产的2.8个亿债券,这实际上都是相关的。适合做Token设计和STO设计的,往往是酒店公寓商业这种不动产。为什么?因为它有持续稳定的租金收益,我们把它叫做固定收益类;或者贷款也是一个道理,因为会有定期的还款。

首先,原来的传统企业会成立一个LPGP或者投资经理,然后在合规的国家地区,比如欧洲瑞士、开曼或美国的特拉华州,注册一个Token Issue,作为Token的发行人,他会成立一个不动产控股,不动产控股下面做一个SPV(特殊实体公司),来把这些商业酒店公寓的不动产装进去,把它们的收益、收益权打包。

比如,在对收益权打包时,一般会对一平方米的月收益打包成一个份额,这个份额就是一个Token对应的价格,从而发行五至十年收益份额的Token,比如一共是2000万美金、5000万美金,其中每一个Token对应的是一平米每月五美金的收益,一个token对应一个五美金的发行价。通过发行Token。发行人就获得了法币,投资这些房产的投资者就获得了一个Token。

这对这些投资者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想象一下,如果我对公寓非常感兴趣,尤其是纽约曼哈顿的公寓,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那么我就可以投资一平米或十平米的份额。同时,我看好很多一线城市的公寓,我就可以投资一个纽约、华盛顿、波士顿、洛杉矶的分布组合,这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转变:投资人在投资以后,当他的流动性发生变化,想进行变现的时候,就不需要通过把这个Token卖还给发行人来拿回现金。因为毕竟每个月都有收益,所以他可以到交易市场,跟其他有意向的消费者、投资者来进行交易。所以这个Token就有很好的流动性。

Token的发行人获得了大量的前瞻性融资,他就可以将这些资金再去投给更多的不动产,或者让不动产、商业地产可以进行招商,可以让租金更高,获得更高的收益。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设计。当然里面还会有一些更专业的设计,比如说对收益进行加层设计,也就意味着什么?talk可能会分成两种,一种是优先的,优先的收益是5%,多了,加盟之后有劣后佳通可以达到20%的收益。

7.产业Token的十条设计原则

第一个原则,Token是资产,但又不是资产。这句话非常有意思。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如果你只把它看作资产,你的Token设计的价值空间就会非常小。所以你既要把它认作资产,又不能认作单纯的资产,它是实物资产(Real Asset)所支撑的一种东西,但两者之间不能划等号,一定要理解这一点。

同时,Token是物权又不是所有权。从前很多人在做Token设计的时候,往往会把Token设计成所有权,但是我们有个原则:不要设计成所有权。因为所有权会涉及到交割转移,而这些实物资产的所有权的交割转移,必须是off-chain,这一定是线下的,你是控制不了的。所以以前有一些朋友,在设计比如文化艺术品的区块链的时候来找我,我给他们的建议往往是,不要把某一幅画、某一个艺术品的所有权设计成token,然后把它份额化。

前两年这些人都理解不了,但这两年很多人都理解了:所有权即使被份额化了,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而且所有权的空间往往非常小,所以我们要往用益物权的方向走。用益物权是什么呢?是使用权、租赁权或者收益权,拥有这个权利的人在一定时间内可以使用它,并享有使用它或租赁它带来的收益,这是不会涉及到所有权的交割的。这样一来,想象空间就比所有权大很多,而且在设计上,也可以非常巧妙地做各种设计。

第二个原则,一定要关注未来的收益和能力。而不要把当前的价值做成Token。要把未来的五年、十年或更长远未来的收益和能力,把它货币化和价值化评估之后,封装成一个Token,才是真正拥有高溢价空间,还可以让产业投资者在里面持续进行投资、交易、不断的跟踪,这是一个持续化的过程。

第三个原则,关注合约和产业融合,也就是说,怎么样去把智能合约跟交易、跟产业进行融合。

第四,Token本身就是类证券数字资产。所以它不是功能型的。现在,可能因为STO火了,大家都愿意承认是证券类的,但两年以前,大家都竭力否认是证券类。我的意见是,一定要去接受合规监管,一定要从资产证券化入手,来做数字资产。

在第五和第六原则中,我们提到了,要关注产业,要关注增量价值,要去解决共识,要去考虑生态(尤其是类金融的生态)。

第九条原则,在通证设计里,有一点是任何人都绕不开的:关注传统经济模型。比如说,Token的发行总量来自于什么?它实际上和货币发行的价值是非常像的,比如费雪经济理论等,不要总是想着脱离传统经济模型、再造一个新的,我们要有效地去借鉴,在传统经济模型上升级和迭代,而不是把它完全抛弃。

最后一条原则非常重要:在做产业区块链的时候,一定要考虑产业的自建交易市场,而不是完全依赖数字货币交易市场。

分享到:

相关文章